探索前行中的貴州公眾考古

文章來源:貴州文化遺產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7日 10:15:22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一、公眾考古的考古與公眾

  公眾考古的理念最早于20世紀60、70 年代,首先出現在歐美國家。經過近半個世紀的發展,歐美國家的公眾考古已經比較成熟,形成了較為完善的學科體系,探索出許多行之有效的實踐模式。公眾考古學在中國的建立雖然是剛剛起步,但國內學者對公共考古的關注和研究由來已久,向公眾宣傳考古成果其實是中國考古學的優良傳統。中國現代考古學之父李濟先生在西陰村發掘后就做過公眾演講;梁啟超在社會報刊上發表《中國考古學之過去及將來》,將現代考古學介紹給了國人;河南安陽第三次殷墟發掘之后,中央發掘團與河南地方勢力發生沖突而難以繼續工作,傅斯年、董作賓和李濟分別公開發表一組文章,對殷墟考古的經過、必要性以及考古學的方式方法進行了詳細的說明與解釋。傅斯年主導的這次實踐被看作是中國國家考古機構普及考古知識的第一次嘗試。蘇秉琦先生也曾大力倡導考古學走出象牙塔,所著《中國文明起源新探》一書以通俗的話語總結了他畢生的研究成果,蘇先生稱此書為“一本我的大眾化的著作,把我一生的所知、所得,簡潔地說出來”。

會議現場

  公眾考古學(Public Archaeology),也稱為“公共考古學”,公眾考古學是一個較新的學科,是考古學的一個研究領域。簡單地講,它主要研究考古與公眾之間的關系與溝通、文化遺產保護、考古發現對現代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作用及影響等諸多方面。公眾考古的理念最早于上個世紀60、70年代,首先出現在美國等西方國家。早期的公眾考古就是公眾考古教育,當時主要是解決包括當時亟待解決的文化遺產保護與公眾考古教育在內的文化資源管理問題。近些年,隨著西方公眾考古理念傳入中國,公眾考古日益受到學術界越來越多的關注。嚴格意義上講,公眾考古學還不是一個成熟的學科;然而,公眾考古研究的重要意義在于使長期以來一直被少數考古學家、學者壟斷的考古學開始走下“學術的象牙塔”,并開始由傳統的人類“過去”的研究轉向“過去”與“現代”連接,關注為現代社會公眾利益服務的問題。因此,公眾考古學不僅是考古學的進步與發展,也可能是帶動包括考古學在內的其他傳統學術研究的革命。Public Archaeology可以翻譯成“公眾考古學”或是“公共考古學”,“public” 一詞,是一個與私人領域對立的公民集合體,譯作漢文,有“公共”即國家及其公共機構和“公眾”即消費文化產品的大眾群體兩層含義。相應的,“public archaeology” 存在“公眾考古”和“公共考古”兩種譯文。有學者以為二者實為“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面”,因為社會化和公眾化都是考古需要面對的兩個領域,從考古學科建設角度講,公眾考古和公共考古將是未來相輔相成的兩個考古學科分支的增長點。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中國的公眾考古仍將持續大眾化的傳統,以吸引更多的大眾參與和互動為主要走向。從公眾考古到公眾考古學,標志著公眾考古由實踐論階段進入到認識論階段。

 

專家在考察遺址出土古碑前

  公 眾 考 古 學 所 涉 及 到 的 兩 個 關 鍵詞 是 “ 交 流 ” ( c o m m u n i c a t i o n ) 與 “解釋”(interpretation)。“交流” (communication)是一種雙向的互動。這首先要求考古學家放下身段,與公眾進行平等交流,用平民化的方式解釋自己的工作,使考古工作能夠為人們所理解。“交流” 的目的在于相互理解,排除誤解和偏見; “解釋”(interpretation)不僅包括考古學家對考古工作目的和意義的解釋,還包括對考古學資料和文化遺產的解釋。在經過考古學解讀之前的考古資料和文化遺產只是一種自在的東西,人們并不能意識到它的價值和意義,正是由于考古學家的參與,考古學資料和文化遺產才可能成為現實生活的一部分,成為珍貴的歷史文化資源,考古學的使命及其意義正是在這一轉化中得以體現。 “交流”(communication) 與 “解釋” (interpretation),既是公共考古學的基本理念,也是其進行社會實踐的基本方法。公眾考古學社會實踐的所有活動都是圍繞 “交流”(communication)與“解釋” (interpretation)而進行的。

 

  二、公眾考古活動在我國的開展

  早在1990年,國家文物局委托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開始評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至此,每年一次的評選成為公眾了解當年考古工作和成果的平臺;2002 年召開“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頒證與學術研討會”,第一次將“考古學與公眾——考古知識的普及問題”作為會議主題;2005年 12月,國務院決定從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個星期六為我國的“文化遺產日”,開始從國家層面推動社會對文化遺產的認識和保護。2007年“文化遺產日”準備期間,國家文物局更下發通知,要求全國“具備開放條件的文化遺產地、文物保護單位、古跡遺址、博物館、紀念館等在‘文化遺產日’當日或前后根據實際情況免費(或優惠)向公眾開放; 有條件的考古發掘工地可有組織地向公眾開放。”201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發起了公共考古學論壇,至今已主辦了六屆,第六屆論壇在貴陽主辦。中國公共考古學論壇見證了我國公共考古的發展歷程。參與公共考古論壇的人員,從博物館、專業網站期刊等從業人員逐漸擴展至從事一線田野發掘的研究所、高校師生等,人員組成更加多樣化。論壇主題多元化,涉及公共考古實踐活動、公共考古與社會發展研討以及新媒體運營、文創產品等方面。2014年4 月,中國考古學會公共考古專業指導委員會成立,其宗旨和目標是拉近公眾與考古的距離,向民眾介紹傳播精準的知識,使專業化學術化的考古成果轉化為公眾喜聞樂見的文化資源。中國考古學會公共考古專業指導委員會是中國考古學會批準成立的第一個專業委員會,專職機構的設立形成了組織機構保障,能夠長期、固定地開展常態化的活動,并與大眾媒體建立了常態化的聯系與合作。

  隨后,陜西、山西、四川等文物大省的文博單位也紛紛建立各自的公共考古部門。北京大學、復旦大學等高校都成立了公共考古中心。各地考古教學與科研機構陸續嘗試進行了面向公眾的各種形式的公眾考古活動,越來越多的教學與科研機構建立專門的公共考古部門,破解了過去的公共考古工作面臨缺少資金和人員,主要靠工作人員的社會責任感和工作熱情支撐的困境。

  近十年來,公共考古活動的積極探索,推出的形式也越來越多樣化,最常見的活動首推公眾考古演講:包括博物館、各大學公眾考古機構等圍繞某一特定主題、邀請知名學者舉行的演講。定期的考古發布,如“全國十大考古發現”的評選活動。作為一年一度中國考古界的“奧斯卡獎”評選盛會,已經越來越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通過短短兩天的終評會,學者、媒體、參會的愛好者以及通過各種媒體渠道關注的千千萬萬公眾,將這項活動合成一股力量,成為面向全社會的“十大考古”。出版通俗的考古出版物,各種“通俗”讀物的連續出版,采用通俗易懂、清新活潑的語言帶給公眾一個全新的考古世界,代表作有李伯謙、徐天進主編的《考古探秘》、高蒙河的《考古好玩》;許宏的《最早的中國》、孫慶偉的《最雅的中國:春秋時代的社會與文化》。一向被認為枯燥難懂的考古發掘報告也開始有了嶄新的面目,如陜西考古研究院撰寫的《梁帶村里的墓葬——一份公共考古學報告》。此外,公眾考古活動更加注重面向不同人群、設計具有群體特點、形式多樣的活動:開網站、拍探索紀錄片、編動漫、演考古題材的音樂劇,文物考古知識競賽、考古發掘攝影展、開放考古發掘現場,文物修復體驗、設立考古虛擬場館等等。

 

志愿者在現場體驗考古

  新媒體在傳播公共考古知識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中國考古網、考古匯網站的官方微博和微信等多家網站對考古發現研究開展及時宣傳和普及。中國考古網一直以向公眾普及文物考古知識為己任,在建立之初就設置了與公共考古相關的欄目,包括“公共考古”、“考古隨筆”、“考古百科”和 “考古花絮”等。除了考古科研機構的微信公眾號,一些青年學者利用微信等新媒體做出了很有影響力的公共考古傳播平臺。最近,以在校學生為主體的公共考古自媒體的開通,是公共考古最引人注目的新動向:由多個高校學生志愿者組成的“北山小分隊” 制作了“殷墟”系列廣播劇,并以“喜馬拉雅FM”為平臺播出;北大的學生開設了 “挖啥呢”、“挖噻”等微信公共賬號,緊隨文物考古熱點,在短期內就引發了廣泛關注。微博中的“古今串燒”、幻化為探鏟的鼠標、攀巖的志愿者、炫酷的動漫、動人的演講均積極探索以新的方式拉近考古與公眾的距離。

 

  三、貴州近年開展的公眾考古活動

  在全國范圍內,各省區的公眾考古活動是近十年來積極展開的,貴州也不例外,雖然和全國的公眾考古活動開展先進省相比,仍然存在差距,但我們積極探索不同的活動形式,開展的“親歷考古,觸摸四百年土司生活”等系列公眾考古活動,在貴州省內乃至全國都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我省公眾考古的探索,可以追溯到出版的《赫章可樂:二OOO年發掘報告》所進行的公眾考古嘗試。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2008年出版的《赫章可樂:二OOO年發掘報告》撰寫人在專業性強內容艱深的考古報告中開設了小窗口,采用“發掘者說”的方式,用散文隨筆對報告內容進行通俗的介紹,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2011—2012年,在上級部門和考古所的共同籌劃下,我所推出“貴州文化遺產叢書之考古系列”,共8冊(圖2)。叢書作者通過考古發現講述了一個個關于貴州從石器時代、商周、夜郎時期一直到明的重要考古發掘經歷和收獲,以及作為貴州內外交流的文化大通道的各個流域的梳理。叢書將貴州近年來考古工作的成就介紹給讀者,淺顯生動,動聽有趣。其中貫穿了考古人在工作探索過程中的酸甜苦辣,貫穿了專業、艱深的考古專業知識的解讀,具有較強的知識性和可讀性,是貴州向公眾普及貴州考古發現收獲與成果的一次很好嘗試。

  2012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依托海龍屯(與湖南老司城、唐崖土司城遺址)聯合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海龍屯考古發掘啟動的契機,組織開展的“親歷考古,觸摸四百年土司生活”系列公眾考古活動,是貴州考古史上迄今為止規模最大、歷時最久、內容最豐的一次公眾考古實踐。早在活動推出之前,結合各地公眾考古活動開展的成功經驗,制定了周密的策劃方案,并不折不扣的努力執行?;顒觾热莅ǎ貉埲珖臉I內大家作客“聆聽海龍囤”考古大講堂;邀請熱心的考古自愿者作為公眾參與到考古現場體驗活動;作為公眾的當地村民發起“考古與民生”的捐贈活動。組織不同社會層次的公眾作為志愿者進入海龍屯:作為公眾的當地中小學生進海龍囤,愛我家鄉,考古進課堂;作為公眾的藝術家進海龍囤,作畫海龍屯;作為公眾的考古學家進海龍囤,舉辦 “海龍屯考古發掘現場會”,知名考古專家齊聚發掘現場,共商海龍屯遺址考古發掘和保護方略。海龍屯遺址榮膺全國十大新發現后,在貴州大學等校園開展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進校園活動,與師生共享考古成果;策劃海龍屯考古與政府部門之間的互動,與各級相關行政部門政策、法規、業務、保護等相關工作的互動與交流。

  與此同時,積極探索通過媒體與公眾的互動。通過媒體報道普及傳播公眾考古知識,從2012年4月——2013年4月在海龍屯考古發掘隊進駐一年的時間內,全國多家媒體推出的各類報道達142篇;專業人員撰寫考古手記在專業層面進行宣傳,海龍屯考古領隊李飛撰寫《復活的土司城堡——海龍屯考古手記》,由考古領隊在考古現場為讀者解讀最新的考古發現,手記在媒體刊布的時間持續了約一年,為大眾了解海龍囤提供了一扇窗戶。與媒體的深度合作,帶來了很好的社會反響,得到多方贊許。

  在上級領導部門的安排部署和各個部門的協調推進下,“親歷考古,觸摸四百年土司生活”系列公眾考古活動達到了預期的目的,甚至有了許多意外的收獲。通過對海龍屯公眾考古活動的實踐、收獲和思考的整理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推出《土司、考古與公眾——海龍囤公眾考古的實踐與思考》一書,由科學出版社出版,該書推出后在業界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2018年9月26日,第六屆“中國公共考古·貴州論壇”在貴安新區成功舉辦。貴安新區是第八個國家級新區,自然環境優越,文化底蘊厚重,境內發現100余處不同時期的文化遺址,牛坡洞遺址、招果洞遺址發掘取得了重要收獲,基于此,第六屆“中國公共考古·貴州論壇”落地貴安新區。中國公共考古論壇為公共考古搭建了一個公共考古研究與交流的平臺,對于加強學界、民眾對于公共考古的學術關注、學術參與起到了越來越重要的引領作用。論壇邀請全國各地的考古專家、全國知名媒體、出版機構代表出席會議,分享全國重要考古發現、展示最新研究成果、交流最新的學術觀點。本屆貴州論壇安排了專題研討、公共演講和展示交流等內容,專家學者們圍繞“洞穴考古”、 “考古與城市”和“西南地區民族考古”展開探討,同時在貴州大學等機構舉辦六場專題講座以及其他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活動,營造出社會各界廣泛參與的氛圍,增強文物考古工作的社會影響力,促進文化遺產融入現代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每一位考古人都將公眾考古宣傳視為自己的職責所在。無論是專業人員還是聘用人員,無論是在工地開放日還是在調查發掘工作或是基建項目的協調中,都不忘宣傳考古知識,積極宣傳文化遺產保護,不放過宣傳的每個時機,隨時都可在小范圍內講解文化遺產保護知識。我作為一位在文物考古行業工作了30年的考古人,作為一名新當選的政協委員,更應該積極投入我們的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為我們的文化遺產得到更好的保護盡責履職、建言獻策。在2018年1月召開的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期間,我提交了兩個關于文化遺產保護方面的提案。在接受媒體專訪節目中,也針對目前我們基本建設考古大多數建設項目沒有開展考古調查與勘探工作,由地方為主體的建設項目往往在沒有進行調查勘探情況下即開工建設,許多珍貴文物遭到嚴重破壞的現狀,呼吁加大文物保護力度的建議。提案經政府部門的督辦、經各級部門多方協調后,同年年底,省考古所接到通知,貴陽各市區的各項建設項目須在開展考古調查與勘探工作后方可開工建設。通過提案的形式,行政部門對文化遺產保護的現狀有了充分了解,促使行政部門介入到考古資源的管理和保護的過程中來,通過推動行政部門的制度供給,達到建立和完善考古資源保護和管理的相關法規的目的。

  2016年我們推出了“考古貴州”微信公眾號,及時發布貴州考古新動態。積極探索開展不同形式的公眾考古活動:“考古工地開放日”活動、“考古進機關、進校園、進村寨、進媒體、進企業”系列活動,“孔學堂考古文化系列講座”得到主辦方的肯定,希望一直合作長期推出??傊?,近年來的公眾考古活動實踐為我們今后的公眾考古工作鍛煉隊伍、積累經驗,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四、關于公眾考古活動的一些思考

  1、目前的公眾考古活動形式較為豐富,宣傳平臺既有紙質媒體,也有電視廣播網站、還有微博微信等新媒體,運用新媒體平臺普及學科文化,應該是公共考古發展的重要趨勢。公眾考古活動更多面向的是一般公眾的,即使是面向一般公眾,也有細致劃分的必要,有學者提出應該劃分出學術界公眾和一般公眾,對這兩類公眾應該用不同的方式推廣考古研究成果。同時,不同年齡、不同教育程度、不同需求的公眾應該有不同的宣傳方式和內容,既唱詠嘆調也唱流行歌。這就要求公眾考古活動宣傳的媒體平臺有較為準確的目標人群設定,需要對公眾的不同需求有針對性的較為準確的分類。再則,考古學的專業性較強,有完整獨立的理論體系與研究方法,公眾的知識水平是否可以理解考古學的相關闡釋?考古學的科普釋讀應該針對不同的人群、釋讀到何種尺度,廣大公眾的接受情況,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脊艑W家的工作不僅僅局限于復原已經發生的過去,解釋歷史是如何發展的,更需要喚起公眾的文化遺產保護意識。社會公眾才是進行考古成果和文化遺產保護的主體,缺少了公眾的支持,文化遺產保護將無從談起,從這個意義上說,公眾考古活動的開展的確任重而道遠。

  2、與西方相比我國公眾考古探索仍處于起步階。公眾考古的覆蓋面不足,對公眾進行宣傳的力度有欠缺。從公眾考古實踐活動層面上看,活動存在著有待改進的方面:實踐模式略顯單一,參與人數少參與程度也不夠,多數活動規模較小、覆蓋面小、活動舉辦次數有限。尤其在偏遠的地區、即使發現了豐富的遺存,公眾考古活動的開展卻更為困難。因為城市和鄉村公共考古活動推廣的條件是存在差距的。從文物管理保護層面上看,考古資料的珍貴性和特殊性不適合大量公眾的參與,如果在活動中造成文物破壞,就背離了公眾考古的初衷,因此,如何擴大活動的公眾覆蓋面和有序參與的程度還需要一個長期實踐探索。

  3、公眾接收到的媒體播放的考古相關的各種資訊總體上質量良莠不齊,精品不多??脊畔嚓P資訊的定位更多是為了追求媒體覆蓋人數,迎合公眾獵奇或探寶心理編制的,不同程度存在著把考古看做挖寶行業,給考古發掘工作蒙上一層神秘色彩;更有個別資訊甚至渲染盜寶與發財,為瘋狂的文物盜掘與市場流通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在宣傳考古成果、開展公眾考古活動的同時,應該堅持所有的科普釋讀必須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上;選擇主流媒體,保證相關資訊披露報道的客觀性、真實性的同時,也要處理好資訊信息披露的安全性,畢竟文物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容不得有差錯。

  4、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的、向公眾開放的非盈利性常設機構,為教育、研究、欣賞為目的征集、保護、研究、傳播并展出人類及人類環境的物質及非物質遺產”。對于歷史類博物館而言,最大的對象自然是通過科學的考古手段獲取的出土物以及這些出土物所在的出土環境??脊艑W和博物館分別擔負著發現和復原歷史的重任和承擔教育和傳播的功能,需要把死人說活,替器物說話。近年,遺址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在各地蓬勃發展,成為歷史類博物館的重要補充。遺址類博物館能保持考古發掘時的真實面貌,可以長時期的讓公眾參觀學習,相比較開放考古發掘現場,遺址博物館具有更能讓公眾全面了解發掘過程、在固定場所展示更豐富的發掘現場、提供公眾更充裕的參觀時間、文物的安全和保護更有保障等顯而易見的優勢。各類博物館尤其是遺址類博物館在公眾考古活動中是很重要的場所,利用好發揮好博物館的職能和優勢,盡量用生動的方式將各類遺物和遺跡系統化的展示出來,既能增強趣味性、互動性,又能融入考古學的基礎知識和做好文物的保護。

  我們的祖先再也不能回來為我們繪制絢麗的彩陶,制作精美的玉器,建筑高大的祭壇,建造巍峨的殿堂。文化遺產不可再生,保護我們的文化遺產,守護我們的精神家園,是每一位考古人執著于公眾宣傳的深層動力。

相關信息

X
小小航海士 赚钱姿势 36选7一等奖中奖概率 经典单机四人麻将 股票投资特点 二分彩计划 今日股票推荐 黑桃棋牌官方版 股票技术分析有用吗 白小姐免费资料大全 河北排列7走势图0376355 多人联机游戏无需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