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重前行”的漢代翠鳥,貴州有兩只

文章來源:貴州廣播電視臺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2日 10:17:31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以文物立足,以史料為盾,

  虎視牂牁,鷹瞵萬峰,解讀歷史。

  荊軻刺秦,圖窮匕見,群臣高呼,“王負劍”。負就是“背”,意思是秦王要先“背劍于背”,才能拔出。無獨有偶,在貴州漢墓中,考古發掘出土兩只青銅鳥,背上也“負”有器物。

 

  東漢銅鳥(交樂6號漢墓出土,現藏黔西南州博物館)

  1987年興仁交樂6號漢墓出土一只青銅鳥,高7.5厘米,長11厘米,鳥身短碩,腹圓,中空,雙足直立,短尾頭圓,喙長而直,銜有一魚。鳥背負一物,用“T形”銅釘固定,因殘缺,考古發掘報告做出疑似“魚簍”的推測,但打了問號。1994年11月,安順寧谷鎮龍灘29號漢墓又出土一只青銅鳥,殘長6.5厘米,殘高2.7厘米,體短,頭圓,眼有神,鳥嘴、鳥尾和腿部均殘損,考古發掘報告顯示,鳥背中部隆起,似負一物,但未能說明具體所負何物。

 

  青銅鳥線描圖(安順寧谷龍灘29號漢墓出土,現藏貴州省博物館)

 

  翠鳥疾飛(2020年4月攝于興義灣塘河。拍攝:胡云江)

  兩件出土青銅鳥的原型是什么鳥呢?說來也巧,就在4月初,筆者的同事胡云江還在興義灣塘河邊拍攝到它的照片。樹枝上的它,短腿,長喙,頭圓,短尾,銜魚。小學三年級課本里也有它的文章,“小巧玲瓏,一雙透亮靈活的眼睛下面,長著一張又尖又長的嘴……鳴聲清脆,愛貼著水面疾飛……像箭一樣飛過去,叼起小魚……”對了,就是作家菁莽散文里描寫的翠鳥。

 

  翠鳥銜魚(2020年4月攝于興義灣塘河。拍攝:胡云江)

  翠鳥是我們南方常見的一種鳥。在中國古代最早的(戰國時期)詞典《爾雅·釋鳥》中,稱其為“鴗,天狗”,即喜歡站立的鳥。東漢末年名臣蔡邕曾作五言律詩,云:“翠鳥時來集,振翼修容形”。東晉著名學者郭璞注釋:“小鳥青似翠,食魚,江東呼為魚狗。”唐代藥學家陳藏器編撰的《本草拾遺》,將其命名“翠鳥”。清代醫學家趙學敏編著的《本草綱目拾遺》稱其為“魚翠”。文字學家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載:“按今所在園池有之。……亦謂之魚虎。”

 

  銅朱雀托寶瓶(云南省水富縣大關采集)

  漢代青銅鳥出土并不稀罕,但背上“負物”的不算多,貴州目前也僅發現這兩件而已。那它們背上負的是何物呢?貴州出土的兩件有殘缺,不好妄作定論。但據《云南昭通田野考古之一》記錄,在滇川兩省交界的水富縣大關,文物部門采集到一件青銅鳥,鳥背所負之物判斷為瓶,因此定名“銅朱雀托寶瓶”。同樣在該縣樓壩鎮烏龜石灣東漢5號崖墓,發掘出一件更加完整的青銅鳥。長8.4厘米,高7.6厘米,鳥頭高抬,長喙向上,尾短而寬,鳥頭后部有一飄帶與背上所負之物相連。這次終于清晰可見,鳥背所負之物像極一個罐子,因此定名“鳥負罐”?,F在問題來了,傳統上“負重前行”的不是烏龜嗎,怎么輕盈敏捷的翠鳥也要身背一個罐子,漢代先民為什么要制作如此奇怪的一件器物陪墓主人下葬?

 

  鳥負罐銅飾線描圖(水富縣樓壩鎮烏龜石灣東漢5號崖墓出土)

  在唐宋贊美翠鳥的諸多詩詞中,基本上都是“就鳥說鳥”,未見古人對翠鳥賦予特別怪異的含義。如唐朝名相張九齡《感遇十二首·其四》,詩云:“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中唐才子錢起《銜魚翠鳥》,詩云:“擘波得潛魚,一點翠光去”;晚唐文學家皮日休《二游詩·任詩》,詩云:“白蓮倚闌楯,翠鳥緣簾押”;北宋著名書法家蘇東坡《戚氏·玉龜山》,詞曰:“瑤池近,畫樓隱隱,翠鳥翩翩”;其四大弟子之張耒《冬日放言》,詩云:“古木巢翠鳥,清濠見游魚”;北宋文學家宋祁《白兆山橋亭》,詩云:“度日銜花翔翠鳥,經年支榻養靈龜”;南宋名臣吳潛《疏影·嗤瓊笑玉》,詞曰:“落雁寒蘆,翠鳥冰枝”等等。如果從古詩詞中無法解釋,那是否可以從讀音上入手?答案是可以。據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考古系教師馬曉亮研究,《爾雅·釋鳥》把翠鳥稱為“鴗(音lì)”,同“利”諧音,因此其推測,翠鳥或許有富貴、財富、吉利的寓意。

 

  銜魚翠鳥(2020年4月攝于興義灣塘河。拍攝:胡云江)

  漢代有一種類似罐、瓶的盛貯器,既可用來汲水、存水,也可用來盛糧,稱為“甖(音yīng)”,“甖”通“罌”,因此也稱“罌罐”或“罌瓶”?!稘h書·韓信傳》有“以木為甖缶,以渡軍”的記載,即是通過栓縛,“甖缶”可以作為浮渡工具,且藏兵于“甖”,不欲敵知?!妒酚?middot;淮陰侯列傳》將其記載為“甖缻”,也是同樣的意思。根據唐初顏師古注釋,“甖缶,謂瓶之大腹小口者也。”盡管有文獻記載,但通過考古發掘,漢代“甖”出土極少。據李征《吐魯番縣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發掘簡報》記載,1970年曾在6號墓(魏晉時期)出土陶器,腹大口小,呈“卵”形,肩上墨書“黃米一甖”“白米一甖”,和鳥背所負之物極其相似。吐魯番鄯善縣洋海一號墓群出土高昌古國永康年間(南北朝時期)文書,書有“陶宕致甖”,即制作“甖”的作坊。唐代之后,“甖”的出土才逐漸增多。

 

  唐代褐釉瓷罌罐(衢州博物館藏)

  那翠鳥身上負物是否為“甖”呢?猜測是極有可能。“甖”與“贏”諧音,因此有余利、獲利、盈余之意。故古人將“翠鳥”與“甖”組合,形成一個吉祥物件,有“贏利”之意。從考古發掘出土情況看,這種器形目前在四川、重慶、貴州、云南等南方地區都有出現,明顯較北方地區多,可能與翠鳥在南方更為常見有關。

 

  翠鳥負甖內無燈芯釬,因此也無法作為油燈使用

  馬曉亮老師研究認為,把鳥背所負之物稱為罐,或者瓶,是適當的,但如果稱為突包、魚簍或田螺等,則不正確,并對這種器形命名為“翠鳥負罐”。筆者基本贊同,不過,如用“翠鳥負甖”,似乎更為準確些。關于用途。因其形小,故不能作為容器。鳥背上的“負甖”,有斜立和直立,故作為酒器使用的依據亦不足。甖內無燈芯釬,因此也無法作為油燈使用。從上述列舉的幾只青銅鳥分析,均是單體呈現,其底部未有附著在其他大件青銅器上的栓卯痕跡?;诖?,我們可以理解為,“負重前行”的漢代翠鳥,類似我們今天在書桌案頭擺放一件“招財的童子”,或是“旺財的金蟾”,即可裝飾求財,還可信手把玩。

相關信息

X
小小航海士 赚钱姿势 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赛车pk10开奖官网 两肖两码免费大公开 好运南京麻将安卓版 炒股软件排名 电影网站怎么赚钱 黑龙江6 1开奖时间 意甲体育 东北填大坑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