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關于民族區域自治“一法兩規定”貫徹實施執行情況檢查報告

文章來源: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2日 15:13:03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關于民族區域自治

  “一法兩規定”貫徹實施執行情況檢查報告

 

  省人大常委會:

  根據《貴州省人大常委會2019年工作要點》和《貴州省人大常委會2019年監督工作計劃》,省人大常委會成立了由何力副主任任組長,部分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民宗委組成人員和部分省人大代表為成員的執法檢查組,開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國務院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若干規定》《貴州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若干規定》(以下簡稱“一法兩規定”)執法檢查。今年的執法檢查,重點聚焦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特別是“兩不愁、三保障”落實情況和人口較少民族、人口數量較少民族貧困村脫貧攻堅情況。8月至9月,檢查組分別赴黔東南、黔南、黔西南3個自治州和三都、紫云、威寧、沿河、印江5個自治縣進行了實地檢查。同時,委托9個市(州)人大常委會開展了執法檢查,要求12個省直相關部門和貴安新區進行了自查。執法檢查情況報告如下。

 

  一、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取得明顯成效

  一年多來,省政府及相關部門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堅決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一法兩規定”和黨中央關于脫貧攻堅的重大決策部署,堅持把脫貧攻堅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和第一民生工程,持續推動民族事業和精準脫貧各項工作落到實處,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取得明顯成效。2018年底,全省民族地區實現減貧人口87.09萬人,占全省減貧人口的58.8%;貧困發生率下降5.53個百分點,較全省下降幅度高出1.43個百分點;13個民族地區貧困縣脫貧摘帽,占全省脫貧摘帽縣總數的72.2%。

  (一)脫貧攻堅政治責任全面落實

  一是省政府認真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一法兩規定”、黨中央關于脫貧攻堅的重大決策部署和省委十二屆三次、五次全會精神,堅持“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工作機制,對脫貧攻堅重大任務進行全面部署,穩步推進《中共貴州省委貴州省人民政府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發起總攻奪取全勝的決定》在民族地區落地見效。同時,省政府高度重視對2018年“一法兩規定”執法檢查中提出問題進行認真整改,提出的5個方面問題基本得到落實。二是民族地區各級各部門主要負責人切實扛起脫貧攻堅政治責任,主動聚焦脫貧攻堅,層層凝聚攻堅合力,實現所有貧困地區掛幫領導全覆蓋,所有貧困人口幫扶干部全覆蓋,為攻克民族地區深度貧困堡壘、確保按時打贏脫貧攻堅戰打下堅實基礎。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工作的力度、深度、精度達到了新的水平。

  (二)專項扶貧資金支持力度逐年遞增

  一是充分考慮民族地區貧困人口多、貧困發生率高、脫貧難度大等因素,不斷加大年度資金分配、項目資金安排支持力度。2019年,我省投入民族地區中央和省級財政專項扶貧發展資金49.75億元,較2018年增加15.21億元;占全省財政專項扶貧發展資金的46.12%,較2018年上升7.35個百分點。二是創新資金使用方式,支持民族地區42個貧困縣開展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試點,明確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按民族地區因素權重分配至縣,省級不再規定具體的資金投向比例,由各地結合扶貧工作實際,自行確定扶貧資金使用范圍,進一步增強縣級統籌安排資金能力。三是按照每年每縣1億元標準,向12個民族地區深度貧困縣投入專項扶貧資金,重點打造一批草地生態畜牧業、中藥材、鄉村旅游等特色優勢脫貧產業,為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夯實基礎。

  (三)人口較少民族、人口數量較少民族貧困村率先實現小康

  一是深入實施“兩個優先”發展戰略。堅持扶貧資金優先扶持人口較少民族、支持人口較少民族率先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編制出臺了《貴州省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十三五”專項建設規劃》和《貴州省人口數量較少民族貧困村整體脫貧實施方案》,建立健全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動態統計監測系統。二是不斷加大對人口數量較少民族貧困村基礎設施、產業項目扶持力度。實現了組組通硬化路和村村通客運班車、通寬帶、通電商,實現了村村有特色產業、民族文化活動場地和公共體育健身場所,集中式供水普及率達到100%,人口較少民族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得到極大改善。三是大幅度提升基本公共服務能力。全省77個人口較少民族聚居村,實現學前教育全覆蓋,70個村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100%,7個村鞏固率達到99%以上;63個村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參合率達到100%,14個村參合率達到95%以上;全省77個村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均達到90%以上。2018年,全省77個人口較少民族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0561元,高出全省平均845元;貧困人口從2015年的19710人減少至2018年的3621人,整體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98%;30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已有29個退出貧困序列。經第三方機構評估,已有50個村基本實現小康,占77個人口較少民族聚居村的65%。綜合來看,我省人口較少民族聚居行政村率先全面小康行動計劃已經取得明顯成效,毛南族、仫佬族、土族等人口較少民族的脫貧攻堅已經走在全省前列。

  (四)易地扶貧搬遷扎實推進

  一是將易地扶貧搬遷作為解決“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問題的根本途徑,全面落實“六個堅持”,深化拓展“五個三”綜合配套政策,扎實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工作。自2016年起,全省累計實施易地扶貧搬遷188萬人,其中少數民族95.8萬人,占全省一半以上,剩余人口將在2019年底全部搬遷入住。二是加快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五個體系”建設,切實提升搬遷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如黔南自治州龍里縣創新出臺《易地扶貧搬遷宅基地復墾復綠工作實施方案》和《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五個體系建設工作實施方案》,組織實施“建組織體系、建管理體系、建服務體系、建幫聯機制”和“就業進家庭、文化進小區、管理進單元、政策進人心”的“四建四進”社會治理模式,形成易地扶貧搬遷社會治理的“龍里樣板”,并于2019年4月成功承辦國家易地扶貧搬遷現場觀摩會,異地扶貧搬遷工作得到高度肯定。

  (五)義務教育普及穩步提升

  一是加大財政投入。省財政將民族地區因素權重從2015年的5%提高至2019年的8%,繼續向民族地區傾斜分配教育經費,為民族地區實施普及義務教育提供有力保障。同時,每年壓縮黨政機關行政經費6%用于教育扶貧,在西部率先實現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二是實施控輟保學。省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提高義務教育鞏固水平的通知》,落實縣級政府控輟保學主體責任,嚴格執行控輟保學“雙線”責任制、“七長”負責制及“整班移交、排查報告、勸返復學”三項工作制度,認真落實控輟保學“五四”舉措,把控輟保學作為脫貧攻堅的硬任務和硬指標,確保義務教育階段人人有學上。截止2019年8月,全省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1%,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數為6869人,按照省委安排部署,9月學校暑期過后,實現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數“清零”。三是加強師資隊伍建設。以深入實施“特崗計劃”和“國培計劃”為抓手,不斷加強民族地區特別是民族貧困村教師隊伍建設。如黔西南自治州自2016年起持續實施國家特崗計劃以來,已將全州所有民族鄉鎮地區納入“特崗計劃”實施范圍,2016年至2019年全州共招聘特崗教師3203人,有效充實了教師隊伍,緩解了民族地區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的“缺兵短將”困難。

  (六)基本醫療保障持續強化

  一是在全國率先建成省市縣鄉四級公立醫院遠程醫療服務體系,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參加醫療保險,實現應保盡保,民族地區貧困人口住院費用報銷比例穩定在90%左右。二是不斷深化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醫療救助、醫療扶助四重健康醫療保障制度,2018年下達民族地區資金74.24億元,重點支持醫療服務體系建設、健康扶貧、鄉鎮衛生院特色??坪椭嗅t館建設、縣級醫院“5+2”重點??平ㄔO等。三是已經實現每個貧困縣建好1所縣級公立醫院(中醫院),每個鄉鎮建好1所政府辦衛生院,2019年底實現每個行政村建好1所衛生室,從而確保貧困人口“看病有地方”。四是通過直接招聘、范圍內調劑、上級醫療單位定期派駐、定向培養、在崗培訓等多種途徑,解決民族地區村醫配置難題。同時,建立村醫配置情況報送機制,加強跟蹤問效,進而確保貧困人口“看病有醫生”。

  (七)住房安全和飲水安全有效保證

  一是實施農村危房改造和住房保障三年行動計劃,全力推進民族地區建檔立卡貧困戶住房安全評定全覆蓋和農村老舊房透風漏雨整治排查全覆蓋。針對我省民族地區農村木結構住房較多的實際情況,增加了安全住房不透風不漏雨的要求,并同步實施改廚改廁改圈,有力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全面打響徹底解決“人畜混居”問題攻堅戰。二是強化工作調度和督促檢查,科學制定《精準扶貧農村飲水安全評價準則》,全面開展農村飲水安全大普查,積極籌措并有效使用項目資金,著力構建農村飲水安全長效保障機制。“十三五”以來,民族地區共解決了370萬農村人口的飲水安全問題,占全省解決人口755.64萬人的49%。

 

  二、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存在的問題依然突出

  我省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戰取得了明顯成效,但到2020年實現全部脫貧、同步實現全面小康任務依然艱巨。截止2018年底,我省民族地區尚有25個貧困縣未實現脫貧摘帽,占全省未脫貧摘帽縣總數的75.76%,民族地區剩余貧困人口占全省剩余貧困人口的56.64%。三個自治州剩余貧困人口發生率均高于全省平均數,其中最高的黔東南州達到7%。十一個自治縣中有6個縣剩余貧困發生率高于全省平均數,其中三都縣最高達到11.66%。整體來說,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特別是在“三保障”方面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一)政策宣傳和貫徹落實不夠到位

  一是政策繁多復雜、不易掌握。民族地區脫貧所涉政策普遍呈現“數量多、內容雜、壽命短、調整快”的特點。再加上省、市、縣、鄉層層傳導、層層細化,逐層增加了基層落實政策的難度和壓力。二是培訓指導不夠到位?;鶎臃鲐毟刹勘旧砉ぷ魅蝿罩?,面對繁多復雜的政策文件,加上培訓不能完全及時有效,導致理解掌握不全面深入,宣傳不到位、實施不精準。三是由于群眾對政策不了解,在享受相關政策紅利時出現折扣。以農村醫保報銷為例,我省民族地區貧困人口住院費用報銷比例穩定在90%左右。但在實際報銷過程中,存在“多懂一點、勤問一點”的群眾可能報銷到80%至90%,“少懂一點、腳懶一點”的群眾只能報銷60%至70%的情況。

  (二)易地扶貧搬遷不穩定因素多

  一是生活不適應。搬遷群眾特別是年紀較大者,對城市生活不適應,深念自己原來的“一畝三分地”;加上搬遷后房屋產權確認工作進展慢,部分群眾心有顧慮,在一些地方存在“兩頭住”甚至“返遷”現象。如臺江縣方黎灣社區安置點搬遷入住率低,“兩頭住”和“返遷”情況明顯。二是精神生活不豐富。如三都縣、麻江縣等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開展文化活動較少,已建成的群眾活動室、“4點半課堂”、知識講堂等設施利用率不高,群眾精神生活不豐富,容易產生孤獨、失落情緒。三是部分地方還存在配套設施不健全情況。絕大多數安置點都配套有學校、醫務室等機構,但在一些安置點這些機構有的還未建成;已經建成的,有的還未投入使用;已經投入使用的,又缺乏專業固定工作人員,搬遷群眾就醫難、就學難等問題仍客觀存在。如紫云縣城南社區安置點教育資源配置不合理,在安置點附近有可供讀學校的情況下,有關部門仍安排搬遷群眾子女在數公里外、交通不便的學校就讀,群眾怨氣較大。四是社區服務人員服務能力和水平跟不上。一些社區工作人員責任意識不強、服務意識差,在物業費收取、就業政策解答以及設施使用等方面不夠細心、缺乏耐心,不及時解決問題,使群眾感覺很不方便,意見較大。如在冊亨縣高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有群眾反映,社區經常停電,有時甚至長達一周都未得到及時解決,給生活帶來極大不便。五是安置地就業不充分。易地安置點對勞動力就業、群眾務工關注度不夠,缺乏有效的引導、組織和幫助。搬遷群眾在安置點就業率普遍不高。

  (三)義務教育普及存在隱患

  一是厭學輟學隱患突出。民族地區條件差、底子薄、外出務工人員多,部分學生受周圍環境影響厭學情緒較大,對學習沒有信心,感覺讀書無望。尤其是跟隨家長外出務工后,不便聯系管理,勸返難度非常大。二是控輟清零后又返輟循環反復。在一些地方,經過政府和學校采取措施,使輟學學生返回課堂實現清零,但由于家庭教育的缺位和政府、學校跟蹤監控難度大,再次輟學的情況經常發生。三是教師結構性缺編問題突出。檢查發現,民族地區學校在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的數量基本能夠保證,但在教師結構上,音樂、體育、美術等課程教師短缺,多由語文、數學老師兼職教學或不開設這些課程,影響義務教育質量和水平的提高。

  (四)有效實現基本醫療保障難度還比較大

  一是基本醫療保障政策紅利打折扣。部分群眾對醫保優惠政策不了解,不清楚醫保報銷的比例和報銷的具體流程,存在報銷難和享受報銷比例達不到政策規定標準的情況。同時存在對貧困人口的醫療保障關注較多,對臨近貧困線、極易因病致貧的非貧困人口的醫療保障關注不夠、群眾意見較大的情況。二是村衛生室建設不規范。有的民族地區原有村衛生室建設標準低、配置低,適用性不強,未能達到全省統一村級衛生室標準化建設的“四室分開”要求,導致診療不規范。三是醫師隊伍尤其是村醫隊伍不穩定。執法檢查發現,村醫隊伍普遍工資較低、待遇較差,絕大多數都未繳納養老保險,導致村醫對自身職業認同感低、“醫心”不穩。四是鄉、村醫師職業技能集中培訓不夠。鄉、村醫生入職門檻低,專業技術相對薄弱,入職后職業技能培訓途徑少、機會不多,技能和水平的提高很受限。尤其是一些先進的醫療設備,缺乏專業技術人才操作,使其難以發揮作用。如黔南州卡蒲毛南族鄉衛生院裝配了DR機、B超機等,但無專業醫生使用操作,使之成為擺設,造成醫療資源浪費。

  (五)危房改造效果低于預期

  一是個別地方危房改造進度較慢。幾種情況影響危房改造進度:有的貧困戶“等、靠、要”思想嚴重,不積極主動配合;有的貧困戶長期外出,不愿意回鄉接受危改;有的貧困戶子女住在安全房,自己住危房,危改危機感不強。二是部分貧困戶攀比心較重,超能力超標準改造危房,導致返貧。如黔西南州興義市雨補魯村一名身患殘疾的貧困戶,在危房改造過程中自行向銀行貸款30萬元,將原住房改建擴建為寬大的三層樓房,危房改造完成的同時,又負債20多萬元。三是有的地方前期危房認定不精準,隨著工作推進,危改范圍擴大,出現工作負擔加重、危改資金斷裂,影響了危改實施。

  (六)農村安全飲水管護難

  一是安全飲水工程管護難。檢查發現,安全飲水工程完成后,由于缺乏專業管護人員,導致安全飲水工程面臨損毀風險。二是水費貴、收取水費難。部分群眾長期使用天然“福利水”,對用水收費不理解不配合。有的安全飲水工程投入大、運行成本高,收取的水費比城市居民用水還高,群眾負擔重,繳納水費有困難。

 

  三、民族地區按時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意見和建議

  “全面同步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民族地區按時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進一步聚焦民族地區和少數民族困難群體“兩不愁、三保障”中還存在的突出問題,采取超常規舉措,才能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

  (一)進一步強化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政治責任

  一是將民族地區脫貧作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最直接最重要成果。進一步強化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政治責任,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時不我待的緊迫感,狠抓責任落實和工作落實,確保民族地區按時打贏脫貧攻堅戰。二是切實保持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政策的穩定性。三是要進一步統一工作任務和標準,做到“一個口子下任務、一個口子定標準、一個口子統數據”,提高脫貧攻堅工作效率。

  (二)進一步做好易地扶貧搬遷“后半篇文章”

  要嚴格對照易地扶貧搬遷“六個堅持”,統籌好就業、就學、就醫“三大問題”,銜接好低保、醫保、養老保險“三類保障”,加快易地扶貧搬遷“五個體系”建設,切實杜絕“一搬了之”,確保做到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一是強化社區文化建設,切實培育搬遷群眾的認同感歸屬感。通過開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社區文化活動,充分利用群眾活動室、“4點半課堂”、知識講堂等,幫助搬遷群眾盡快適應城市環境、融入城市生活。二是盡快從全省層面制定法規、出臺政策,加快推進易地搬遷群眾戶口遷移、房屋產權確認等各項工作,徹底消除搬遷群眾顧慮。三是以實現就近入學、就近醫療、就近擇業為目標,加快完善安置地學校、衛生院等配套設施建設。四是充分發揮基層黨建作用,不斷提升社區工作人員基本公共服務能力、培訓和就業服務能力、文化服務能力、社區治理能力。五是加快安置點配套產業發展,以產業覆蓋和就業扶持為重點,著力解決在安置區域就近就業問題。同時,建立社區與幫扶企業的人才合作機制,聯合開展以企業用人需求為導向的職業技能培訓,推動搬遷群眾穩定就業、滿意就業。

  (三)進一步有效保持義務教育控輟“清零”,切實解決教師結構性缺編問題

  一是要持續做好控輟“清零”工作。全面落實控輟保學“雙線”責任制、“七長”負責制及“整班移交、排查報告、勸返復學”三項工作制度,認真落實控輟保學“五四”舉措,校長包校、班主任包班、教師包人,層層壓實責任;要進一步摸清底數,建立輟學學生長期動態監測機制,建立個人上學輟學行為臺賬,加強與學生家長的溝通聯系,更好發揮家庭教育的主體作用,從根本上消滅滋生輟學的土壤。二是要進一步優化教師結構,通過特崗計劃或其它方式,配足配齊音樂、體育、美術等課程專職教師,有效促進學生義務教育階段德、智、體、美全面發展。

  (四)進一步強化醫療保障,有效提高醫療保障能力和水平

  一是加強政策普及力度。以村(居、社區)為單位,組織干部深入村組、深入群眾,通俗易懂宣傳各項醫療保障政策,做到政策深入人心。二是精準落實各項醫療保障政策。切實解決同病同醫因政策理解不同,導致報銷比例差別大的問題。三是加強村衛生室規范化建設。嚴格按照全省村級衛生室標準化建設的“四室分開”要求,新建或改建村級衛生室。四是配齊村醫,解決村醫的“五險一金”問題。每個村衛生室必須配備一名專職醫師,并參照當地標準,采取措施逐步解決村醫繳納包括養老保險在內的“五險一金”問題,切實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五是進一步完善鄉、村醫師職業技能培訓機制,加強鄉村醫師的職業技能培訓。特別是要充分運用在全國率先建成的省市縣鄉四級公立醫院遠程醫療服務平臺,不斷提高診療水平,為群眾看病就醫提供更多保障。

  (五)進一步加快危房改造,切實提高工作質量和水平

  一是加快危房改造進度。緊盯危改項目開工率和竣工率,加快推動危房改造。二是做好危房改造宣傳和引導。通過宣傳和正確引導,讓貧困戶認識到自身主體地位,打消“等、靠、要”思想,在承受能力、實施標準范圍內,配合做好危改工作。三是強化工作人員業務培訓,精準改造。采取有效措施,切實解決前期不精準導致改造范圍擴大出現的資金斷裂問題。

  (六)進一步加強農村安全飲水工程的后續管護

  一是每項安全飲水工程都要配備業務熟悉人員負責日常管護,相關部門經常性進行檢查和指導,有效提高工程的管護水平。二是加強對群眾用水繳費的宣傳教育,真正轉變長期形成的使用“天然水”、“福利水”意識,積極主動繳費;建立用水補貼機制,通過政府補貼降低用水成本,解決群眾特別是貧困群眾水費高、壓力大的實際問題,切實解決群眾負擔。三是建立規范用水監測體系,將農村飲水工程項目全部納入監測,杜絕再次出現飲水不安全。

  (七)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將水族納入人口較少民族進行扶持

  我省水族人口37.4萬,占水族總人口的90%以上。水族聚居區與其他民族聚居區比較,發展水平差距較大,水族人口貧困問題仍然比較突出。2019年,三都縣貧困人口1.05萬戶3.92萬人,貧困發生率11.66%,占黔南州貧困總人口24.15%,脫貧攻堅任務十分艱巨。建議:一是省政府按國家對人口較少民族進行支持的力度和標準,對水族聚居地區進行重點扶持;二是省政府向國務院及相關部門積極爭取,將水族納入人口較少民族進行扶持。

  以上報告,請予審議。

相關信息

X
小小航海士 赚钱姿势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百度 官方极速赛车app 股票推荐询问推荐卓信-宝 在线pk10官网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345678公式 百家乐论坛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七星彩规律的计算方法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全 江西多乐彩技巧